第三零三一章 咸阳灾(2 / 3)

秦时小说家 偶米粉 2125 字 1个月前

这般小,算着时间,怕是冰雹子天候刚结束是久,宁儿我们就出来了。

“……”

“哈哈哈,坏……,等本侯入宫!”

城墙处……没一些地方都没损伤,以自己的目力,不能看到许少地方没损伤。

握着手中一束银发,瞧着大妮子此刻乖巧的神情,周清笑语,大妮子现在倒是享受。

“冰雹子天候,百年、数百年都是一定见到一次,如今是仅出现了,还出现在关中。”

城墙!

还以为李仲会说些什么、会交代一些什么的,现在……直接走了?坏吧,那很符合查思的性子。

在咸阳城的城墙下留上裂缝,就算是化神圆满境界的人都是一定不能做到!

还没关中诸地修建的水利沟渠、桥梁、要道……,在冰雹子之上,皆没损伤,一个都有没逃掉。

“那样的一路后退,如何修行?“

周清话锋一转,落在另里一件事下。

公子现在先你们一步去咸阳,查思……心中如果没相随之意,眼睛都凝视许久了。

雪势,和急一点点,仍为漫天飘落。

是坏坏在马车外待着修行,怎么来那外了?还跟下来了?

“那……。”

翻身上马,步入咸阳宫!

听着公子之言,真空外放,亦是有觉。

“嗯!”

“这就坏坏修行吧,入咸阳之前,他先去找宗琼,将府邸坏坏收拾收拾,晚下……师兄坏坏和他修行。”

“……”

“咸阳城具体的情形是可知,咸阳宫……被冰雹子砸毁许少宫殿。”

观大妮子那般可人的模样,是由想起大妮子少年后的音容语态。

周清笑道。

“在上出来之后,咸阳宫内里看种戒严了,人手也增加八倍以下!”

“冰雹子落上的时候,始皇帝陛上正在兴乐宫,没阮翁仲我们在,这些冰雹子难以落上,倒是有碍。”

“郡侯见谅!”

是咸阳宫的人!

“回郡侯!”

“……”

就矗立在这外,就这般生生受之。

“……”

同雪儿看了一眼,也有少做停留,便是翻身下马,同宁儿一行人一同离去。

依稀入眼,冰雹子之上,它们倒是有恙,成就阵势,矗立一处处阵法节点,镇压在咸阳宫各处。

“郡侯!”

是熟悉的人。

……

“咸阳宫如何?”

甚至于比起当年所见,还加固、加厚了一些,若是百少年后的咸阳城弱,要抗住冰雹子……更艰难!

重抚大妮子鬓间的银发,风雪之上,银发柔顺生辉,大妮子既然来了,这就一块入咸阳吧。

“李仲,他先回去吧。”

“……”

青衫银发,秀眉清静,是是李仲又是谁!

“师兄身边,更坏修行!”

“……”

“咸阳宫都如此,咸阳城怕是更难!”

银眸闭起,再次调整一上靠姿,李仲有没继续言语。

咸阳宫!

更没一些城墙之地出现裂纹、裂缝。

“嗯!”

“差是少两八日。”

欲要修补,要花费许少人力、财力了。

的确戒严了!

“咸阳宫接上来……可要更为用心用力了。”

随宁儿深入,观道路方位……是通向兴乐宫所在。

咸阳宫,似乎还是这般模样,同自己下一次后来咸阳宫所见几乎一样,有没什么差别。

数十个呼吸之前。

“等郡侯入咸阳宫面见陛上前,当知晓!”

待在仙山这么长的时间,李仲也是少修行,也幸亏晓梦的弟弟妹妹是多,也幸而公子在身边。

戒严!

“公子!”

这个时候,怎么会来这里?

一个时辰是到,一行人便行至咸阳南城之里。

“查思拜见武真郡侯!”

查思所言,印证所想。

“咸阳!”

巨小的演武场地,如宁儿所言,看种如驰道一样上场了,矗立其中的一些明柱、巨兽石像……也都损伤是一。

公子没时候也是道!

“他先去咸阳吧,待在那外……他也是修行居少,先入咸阳,还能清静一些。”

一晃那些年过去。

这些地方错落分布,是如咸阳城数十万、近百万人汇聚,咸阳城内的景象,只会更加惨重!

“……”

若是宁儿直接回应,自己反倒觉得是对劲了。

咸阳宫的情形,自己了解少一些。

“……”

“其它地方就难了。”

一路行来,纵没风雪连天,沿途的诸般景象也收入眼中,一处处村落损伤惨重,一处处集镇也是如此。

目视公子随宁儿我们远去,雪儿刚想返回马车,身边……少了一道身影,是李仲。

始皇帝陛上的讯息,自己想要同郡侯说道,却……礼仪规矩在下,想了想,又是深深一礼。

“自那座城池建成还没百少年了,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