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黄雀在后(上)(1 / 3)

破怨师 涂山满月 2138 字 22天前

-

墨汀风受伤了。

他握着剑,胳膊上的血顺着剑柄剑身蜿蜒而下,一滴滴落在地上。

.

半柱香前,乱魄黄虎心愿了结,身体渐渐消散,黄美芸的神识似乎也消失了。

宋微尘莫名其妙发觉自己满脸的眼泪和鼻涕泡泡,而且还以一个奇怪的环抱空气的姿势跪在雪地上。

茫然四顾看见墨汀风,刚张口喊出个“墨”字,脑内突然又涌入了一大堆“偏旁部首”,疼得她眼前一黑扑倒在地。

墨汀风见宋微尘神识终于回归,还没来得及高兴,刚想上前带她离开,却无端从两人间隔的雪地上凭空升起一片带着雷霆电气的龙卷飓风,瞬息之间一堵遮天蔽日的“飓风墙”横亘在两人之间,切断了所有联系。

飓风墙内飞沙走石,爆出阵阵金戈铁马之声,风将周围碎石和断树的树干卷入其中,瞬间绞的粉齑都不剩!

而同一时间,幻境穹顶掉落的碎片越来越多,地底震动“龙鸣”阵阵,恍若恶兽即将出世毁天灭地!

几乎没有时间思考,他将法力八二分开——八成功力维持幻境暂时不崩,二成功力用来破风墙。

墨汀风捏诀施术,将自己罩在守护结界中提剑就往风墙里闯,却没想刚接触到那堵风墙守护结界就被撕得粉碎!他身上亦被凛冽厉风割伤,看来二成功力要想压过这妖风着实有些不现实。

可若将扛住幻境的力量收回,这里便会瞬间塌缩,宋微尘的神识在飓风墙那头生死未卜,在没有找到她之前他必须死扛,但不收回功力又没办法穿过这堵邪性的风墙,倒一时陷入两难境地。

不能再耽误了!

墨汀风心中快速盘算,收回了一成力。那七成力最多还能勉强扛住这幻境半刻钟,也就意味着他必须在半刻钟之内穿过飓风墙找到宋微尘带她走!

再度劈剑向风墙斩去。

嚓!锵!

飓风强劲的能量与他手中佩剑相撞,迸出无数火花,刺耳的金属刮擦声不绝于耳,像冶炼工坊锻刀时的熔炉和机床共同作用的结果。

不过这次墨汀风看清了,飓风墙内有一个黑红色的符纹变着位置时隐时现,这个符号他见过,可到底是在哪里见过来着?

来不及深想,墨汀风召出那柄“非攻”巨剑的法相,以一化万又万化作一,剑光如海,直捣结界中那个若隐若现的符纹而去!

在法相剑光与符纹相撞的一瞬,整个幻境都在大幅颤抖,无边的气浪四散,飓风墙现出细微裂痕,那个符纹则像被风暴侵蚀的古老壁画一般,开始缓缓褪色。

他的剑流如利刃般不停切割着符纹,在彻底失去颜色后,符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消解。

与此同时,那堵飓风墙也在不停“切割”着墨汀风,饶是他设置了新的守护结界也仍旧被割得遍体鳞伤。又是一道风刃!墨汀风避无可避衣襟被割破,那个从茧蛹里取出来的黄美芸夫妇二人的“结发同心髻”掉了出来,瞬间被卷进了飓风墙里。

符纹也在此时彻底消失!

剑光幻出万般光影游走于风墙各处,飓风墙瞬间被撕开了一道耀眼的裂缝,随着裂缝的快速蔓延,整个飓风墙被彻底撕碎不见。

周围突然安静了,安静像在真空里一般,连不停掉落的穹顶都听不到任何声音,似乎方才一切从未发生过。

“微微!”

小人儿就在十几米开外,似乎从昏迷中刚刚醒来,看得出非常虚弱,正趴在地上挣扎着试图探什么东西,墨汀风向她飞掠过去。

.

晕厥过去的宋微尘很快被冰雪激醒,此时风墙刚刚散去,幻境复归宁静。

她睁眼便看见一臂开外的雪地上有半块玉佩,与黄阿婆给自己那半块不同,这一半呈深红色,衬着白雪更是鲜艳异常,似沁足了血。

她虽然因那些“偏旁部首”的缘故脑袋晕做一团,却始终记得自己进幻境的主线任务,拿到玉佩,与自己身上那半合二为一,一切都将圆满解决——宋微尘并不知道黄美芸已经占据她的神识与黄虎好好告过别,且乱魄黄虎已经得偿所愿,安然消解。

她满心只想拿到那半块玉佩!

脑袋嗡嗡作响,隐约听见墨汀风唤她的名字,鼻血又流了出来,她随意擦了一把弄得满手是血。顾不得许多,竭尽全力去够那半残血玉,终于将它握在了手里!

墨汀风此时也赶到了宋微尘身边,收剑入鞘单膝跪地将她揽入怀中,小人儿看上去奄奄一息,状态非常糟糕。

“微微,微微!你撑住!我现在就带你走!”

“拿……拿到……了。”

宋微尘勉力想举起手,给他“显摆”那半块血玉,但她举不起来。

顺着她的动作看去墨汀风脸色瞬间变了!

从他的法能视角看去,那半残血玉上满是傀气!不是几十上百只,至少数百上千只的傀!只不过这些傀气因为没有沾染到魄执,所以并没有形成乱魄贻害四方,但这么多数量的傀气聚在一起,饶是墨汀风也是心头一寒。

更让他觉得头皮发麻的,是这半残血玉因为沾了宋微尘的血,傀气似乎受到了巨大的刺激,竟然以她的血液为媒纷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