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9章 黑色的世界(1 / 2)

狱出狂龙 七弦 1006 字 3天前

“哼!”

看姑苏礼将锦囊交给秦风之后,绘灵冷哼一声便转身离开了,不再多看秦风一样。

而姑苏礼则是一声轻叹,深深地看了秦风一眼:“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他也走了。

秦风倒是不甚在意二人的态度,反正他要做的事情,不会在意其他人的眼光。

他将姑苏礼交给他的锦囊打开,里面是一枚鹌鹑蛋大小的珠子,纯白色,毫无光泽。

他虽然知道避水珠这种东西,却不知道该如何使用,好在身边还跟着个林泉生。

晚上他找到林泉生问起避水珠的使用方法,对方第一时间根本顾不上教他,而是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一下子就从椅子上弹起来:“什么,你要下海?!不行,绝对不行!”

秦风懒得在林泉生这里再多费一次口舌了,直接道:“我要做的事情你就不必多言了,要是你都能劝得动,这颗避水珠就不会到我手上了。”

林泉生虽然胆小,可是揣摩他人心思算是有一手,他也看出来这颗避水珠是姑苏礼给的,如果能劝得动,姑苏礼就不会把这颗避水珠交给秦风了。

他盯着避水珠看了半天,沉默了半晌,最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好吧,我来告诉你避水珠的用法……”

因为在来之前,仲梦然考虑到秦风自己“无法”使用灵力,所以特意给了他一枚戒指,里面储存了部分仲梦然的灵力。

所以在避水珠的使用上林泉生并没有太担心他,直接告诉了他该如何将灵力输入到避水珠中,再将避水珠放在贴身的地方,最好是含在口腔之内,因为避水珠一旦离开了人体的肌肤就会立刻失效,放在别的地方容易被水流冲散,捏在手里又不方便。

得到了使用方法后,秦风道了谢便离开了,回到房间他先倒了一盆水,按照林泉生的方法将避水珠激活之后,含着避水珠整个人埋进了里面。

果然如林泉生所说,在含着避水珠之后,即便在水里也能够正常呼吸,不受到水流的影响。

确认无误之后,秦风便早早地上床休息了。

第二天天色未曾亮起,他便已经离开了住所,去忘了鸣沧城边界。

鸣沧城乃是通往鸣沧海的最后一道关卡,横穿鸣沧城之后,鸣沧城的另一处尽头就是鸣沧海。

鸣沧城说起来并不大,秦风步行不到一个时辰就来到了另一处结界。

虽然这里无人把守,但是秦风能感受到这里的结界明显比之前更厚重。

而隔着厚重的结界,他甚至已经能够嗅到那一头的鸣沧海吹来的腥咸海风,以及海风之中夹杂着的重重危机。

入城坎坷,但是出城却很简单。

秦风只是微微抬眸看了一眼眼前布满厚重结界的城门,下一刻就迈步走了进去。

在他的身影消失在结界之内后,城门处再也不见任何人的影子,只剩下了一片漆黑,黑暗的尽头谁也看不到。

而这个时候,几道人影几乎同时出现在了城门处。

战铭面无表情地看着结界处已经归于平静的涟漪,没有任何反应。

那名白衣女子今天没有跟着过来,但封信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抱着胳膊看着城门处冷笑:“呵呵,没想到他还真敢去。”

说完,侧目看了一眼另一头站着的三个人。

“哟,咱们这位同门小师弟怎么还在这儿呢?你不是和那个凡人走得很近么,还不赶紧跟上?万一人家最后完成了任务,功劳可就被他一个人占去了,你真的甘心?”

“难道说,你害怕了?”

“不会吧,你可是身怀灵骨的觉醒者,人家一个凡人都去了,你却怕了,这不是给咱们修士丢脸么?”

林泉生没有回头,只是握着拳头看着秦风消失的方向,身体绷紧。

和平日里狗腿子的样子不一样,他的脑海里始终盘旋着秦风的那番话,到底是什么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

姑苏礼还是摇着扇子,闻言看向封信:“按照封师弟的意思,你我可比他们的修为高上不少,要不咱们也结伴同行?”

封信一听他说话,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一声冷笑:“呵呵,这就不必了。”

“不过姑苏师兄,柳师妹的脸,我们不会就这么算了。”

姑苏礼轻笑:“随时奉陪。”

“你——”

“走了。”战铭没有让封信继续说下去,看着秦风完全没有要返身回来的意思,转身便叫上了封信离开。

绘灵这时候也开口道:“走吧。”

只不过她临了深深地看了一眼城门:“真是找死。”

至于和谁说的,她没提。

最后只有林泉生站在城门处,等到天光大亮,秦风还没有回来,他这才抹了一把脸,神色不详的转身离开了。

在他们离开的时候,秦风已经彻底穿过了结界,来到了鸣沧海的边缘。

鸣沧城本身就是傍海而建,等他彻底穿过结界的时候,便能听到大海咆哮的声音。

一样望去,比他想象中还要震撼。

整片海滩都是黑色的,地面泥沙、海边的礁石都是黑色,甚至偶尔看到一株随风飞舞的植物都是黑色的